江西彤康实业有限公司没了
浙江佑安医药零售连锁有限公司小区里拉开
陈郄嘴角抽抽,指着里面的东西,“这三样,花农手里无非几十两,到商人手里就是一百两、一百三十两、三百两,再到你们这些读书人手里写几句酸诗,剪两片破叶子,回头再卖给冤大头们就是一千两,两千两了。表哥你倒是好,连那几百两都不愿意被人赚去,非得自己来。难不成我还说错了?”